首頁 > 我和我的祖國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發布時間:2019-06-26        

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包9標段線路穿越高原大山

崗托村,位于西藏昌都市江達縣東部,和四川僅一江之隔。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8軍進軍西藏,在崗托村渡過金沙江,打響了“昌都戰役”第一槍。崗托村得到解放,成為西藏第一個升起五星紅旗的地方。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崗托村徹底告別了黑暗、落后,迎來了光明和幸福。

沿著川藏北線G317國道前行,混濁的金沙江水拍打著兩岸的橫斷山脈。過了崗托大橋,就進了西藏。江西側就是崗托村。進入村子,一排排藏式民居整潔干凈,挨家挨戶都有庭院。

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崗托村的孩子們

    普巴在地里忙碌著,用手扶拖拉機耕地,妻子跟在后面播撒土豆的種子。他們身后是一棟獨特的房屋,房屋分上下兩部分,上由深紅色木板搭建,下由灰白色石塊砌成。那是普巴的家。普巴70多歲,是崗托村的老支書,已卸任多年。

  以往讓普巴想都不敢想的幸福生活,現在變成了現實。他剛剛向縣里交了申請,打算開個家庭旅館:“以前村子就十幾戶,現在上百戶。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現在旅游形勢好,電也足,大伙都在向前奔,好日子呀,離不開電。”

水電初建,電讓村子變了樣

  想都不敢想,那是因為普巴以前的日子過得苦。那時,普巴的阿爸阿媽在農奴主家當奴隸,待遇還不如牲口好。“那時候根本吃不飽、穿不暖,我們一家人能喝上口熱茶就很幸福了。”普巴說。

  上世紀50年代,包括普巴在內的西藏人民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個時候發生的事,至今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1950年10月的一個傍晚,8歲的普巴一個人在金沙江邊上玩。當年,金沙江上沒有橋,渡江只能靠船。那天,普巴覺得江邊有些不一樣,平日頻繁往來于兩岸的牛皮船不見了蹤影。入夜后,他像往常一樣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叫醒他的不是急著去干活的阿爸阿媽,而是一陣急促的槍聲。那天,年幼的普巴第一次見到了解放軍。

  18軍成功渡江后,就駐扎在崗托村。“他們看上去有些疲憊,但是很和藹,還給了我幾塊糖。村里的大人都說他們是好人,主動駕船、趕牛幫他們運輸物資。”普巴回憶說。

  9年后,普巴的生活有了徹底的改變。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春風吹拂雪域高原,徹底廢除了“政教合一”下的封建農奴制,百萬農奴翻身做了主人。那一年,普巴家分到了田地和牛羊。普巴也長成了魁梧的康巴漢子,還參了軍。退伍后,普巴回崗托村當上了村干部。

  普巴還是村里第一個見到電燈的人。但他也只是去縣里開會的時候才能見到。

  西藏電力基礎薄弱,1951年時,西藏全區發電能力為零。在黨中央的關懷下,1956年,日喀則火力發電廠和拉薩奪底電站先后建成,才真正揭開了西藏電力事業的新篇章。但由于高寒缺氧、環境惡劣、交通不便,直到上世紀80年代,西藏不少地區還沒用上電,甚至連拉薩也缺電。

  普巴盼著崗托村能早早通電。上世紀80年代,崗托村終于有了第一臺發電機,是15千瓦的柴油發電機。“亮燈的那天,大半個村子的人都聚在我家。我當時就跟大家說,有了電,咱村的生活肯定會越來越好。”說起村里的第一盞電燈,普巴興奮不已。

  好景不長,這臺小發電機僅僅運行了三四年,就發生故障報廢了。

  短期“造訪”的光明,點燃了村民對電的渴望,一些村民自己買來柴油發電機。在隆隆隆的電機聲中,崗托村一步步邁向現代文明。

  全村用上電,是在2003年。那一年,崗托水電站投運。奔流而下的金沙江水,化成了電能,照亮了黑暗,給村民們帶來了希望。從那年開始,村民們利用電能擴大放牧規模、發展生產,生活蒸蒸日上。

  崗托村人改變落后的居住習慣,普巴覺得電幫了大忙。通電之前,普巴家兩間平房,一家6口住里間,牦牛住外間,房間隨處都是牛糞。由于光線暗,沒人在意到這些。后來,屋子變亮堂了,他們這才發現人畜合住實在不像話。于是,普巴領著不少村民蓋了新房子,人畜分開來住。一盞盞電燈照亮了屋子,生活既亮堂又干凈。

農網升級改造,村里升起了不落的“太陽”

  隨著用電設備的逐日增加,水電站2臺75千瓦水輪機的發電量不夠用,崗托村不得不和其他村鎮錯時用電。到了冬季枯水期,發電量更是少得可憐。

  那些年,天一冷普巴和村民就開始犯愁。電不夠用,他們就向縣里、鎮里尋求幫助,但那時誰也沒辦法。普巴還曾代表崗托村向別的鎮買電,電有富余的時候能買到,但有時大家都缺電,買也買不來。

  交通不便也給崗托村用電帶來不少麻煩。當年從村子通往水電站只有一條崎嶇山路,上山維護電站和線路必經這條路。有時江水上漲山路被淹,車和人都沒法過,工人們只能輾轉到鎮上租馬,讓馬馱著人和設備上山。

  2007年,崗托水電站劃撥到電力公司。江達縣供電公司多次投入人力、物力,擴建、修葺水電站。但這只能解一時之困,水量小、發電量低的難題仍沒解決。

  2012年,國網西藏電力部署開展昌都地區江達縣等12個縣的農網改造升級工作,崗托村成了第一批進行線路改造的村。

  從縣城到崗托村需要翻越的山峰多,建設成本高,從奔走協調,到工程立項,就耗了一個月時間。

  海拔3100多米的郎繞神山巍峨聳立,山上樹木繁茂,山下是奔騰的江水,美景如畫。但在這里建變電站、架線路,可不是容易的事。由于山路狹窄,大型機械無法作業,更多的時候要靠人力。一根水泥桿有一噸多重,吊車吊起一半,再由五六個人合力將桿移動到指定位置,最后配合吊車一點點調整,直至插入提前挖好的土坑中,近百根電桿就是這樣在崇山峻嶺間豎起。在那個寒冷的冬季,架線的建設者們揮汗如雨。

  農網升級改造工程竣工后,枯水期缺電、生產生活搶電的現象不見了。通電當天,崗托村123戶門前的電燈同時點亮,村民們穿起節日的盛裝,唱起了民歌,跳起了鍋莊舞。普巴看著身邊跑來跳去的孩子們,眉眼里滿是笑意:“今天是個好日子,村子升起了永不落山的‘太陽’!”

小村莊連入大電網,村民的腰包鼓了

  農耕時節,祖祖輩輩以單一農牧業生產為生的村民永布并沒有在田里干活,而是招待著他的老客戶王松。內地人王松三次進藏旅游,后兩次都住在永布的家庭旅館。

  每次來崗托,王松都能感受到這里的變化。“十幾年前來的時候,村里只有幾戶人家有電燈。這兩次來,條件一次比一次好,路面更平整,村子更干凈,旅館里電視機、電暖氣和電熱水器樣樣都有。”王松說。

  王松這幾次來崗托,感受到了崗托村從用上電到用好電的轉變。這種轉變得益于小村莊與大電網的連通。

  2014年,川藏電力聯網工程建成投運,結束了西藏昌都地區長期孤網運行的歷史,從根本上解決了昌都地區近50萬人口的用電問題。

  崗托村的用電可靠性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村內原有電力設備和線路全部改造了一遍:村口的老變壓器換成了新型箱式變壓器;線路更換絕緣導線,增設漏電保護裝置,消除了視覺障礙,還避免了觸電事故的發生;低電桿換成高電桿,給村民房屋建設留出更大的空間,民居排布層次感更強了……

  電足了,村子越來越漂亮,這讓永布十分看好旅館生意。去年,永布賣掉了30多頭牦牛,用這筆錢給旅館的每個房間都配上了電視機、電暖氣和電熱水器。“因為我家的設施新、齊,游客都到我家住,一大半客源都是老客戶介紹來的。”永布說,今年年底,崗托民俗村項目將會完工,到時候來崗托村的游客會越來越多。

  電力充足,旅居環境更好,來崗托村的游客絡繹不絕,吃上“旅游飯”的村民們腰包也漸漸鼓了起來。永布說,現在他的家庭旅館能每年能有3萬元的收入。2018年,崗托村獲評全國生態文化村,人均純收入達到11000元,村民全部實現脫貧。

  【鏈接】第一支進藏部隊:第18軍

  1950年,成立不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面臨一個迫切問題——西藏的和平解放問題。1950年1月,毛澤東決定:以中共中央西南局和第二野戰軍為主,在西北局和第一野戰軍的配合下,解放西藏。

  1950年3月29日,以第18軍為主和云南軍區第126團、青海騎兵支隊、新疆獨立騎兵師一部組成的進藏大軍吹響了進軍號角。

  1950年10月6日,在西藏地方當局拒絕和談并以武力對抗的形勢下,遵照黨中央指示,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發起昌都戰役,掃除和平解放西藏的障礙。

  18軍各部迅速于鄧柯、德格、巴塘橫渡金沙江。歷時18天的昌都戰役,經歷大小戰斗20余次,殲敵5700余人,打開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門。

  此后,黨中央采取一系列正確方針,經過反復談判和協商,西藏地方政府最終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的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的方針,并于1951年5月23日簽訂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協議。

  經過充分的準備,1951年7月25日,18軍首先派出一支400余人的隊伍,作為人民解放軍入藏的先遣隊,進入拉薩,并了解沿途情況,向西藏人民宣傳和平解放西藏的意義。

  隨后,18軍的另外3個團也先后進入太昭、江孜、日喀則和山南地區。與此同時,18軍獨立支隊由青海香日德向拉薩進發;新疆獨立騎兵師一部從南疆于闐進至阿里地區的日土宗;云南軍區的126團按時進抵察隅。

  當時,西藏是全國唯一一個不通公路的地區。在人跡罕至的亙古荒原、高寒凍土地帶,18軍將士硬是用最原始的工具,打通10多座高山,跨越了金沙江、瀾滄江、怒江等天險急流,征服了冰川、沼澤、密林、泥石流等無數障礙,完成了康藏公路這一世界公路史上的空前壯舉。

  18軍將士們也付出了巨大犧牲,平均一公里就長眠了一名烈士。

  1952年2月10日,以18軍機關為基礎組建的西藏軍區正式成立,第18軍番號隨后撤銷。

      信息來源:亮報

關閉 打印

相關閱讀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